驻港公署发言人正告英政客:停止混淆是非颠倒黑白


重庆江北机场海关介绍,当事人徐某入境时逃避检疫,隐瞒真实情况,未如实向海关申报个人健康情况,根据《国境卫生检疫法》相关规定,重庆江北机场海关依法对当事人予以行政处罚。

海关提醒,出入境旅客一定要如实、完整、准确填报健康申明卡,并配合海关做好体温监测、医学巡查、流行病学调查等各项卫生检疫措施,这既是对本人和家人健康安全的保护,也是必须履行的法律义务。当地时间30日下午,瑞士联邦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,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在瑞士的发展情况。联邦公共卫生部传染病负责人丹尼尔·科什表示,目前来看很难回答瑞士的感染人数是否达到高峰,从近几天的情况看,蔓延在继续,每天确诊的人数增长相对稳定,保持在千人左右,但有放缓的迹象。

但作者们很快开始批评这种做法,将其称为“伪装成公共服务的盗版行为”。一些人认为,免费的在线图书馆正在剥夺作者应得的版税。

“这是我赖以养家糊口的知识产权。我非常失望地发现我的书被非法上传到这项服务上。”克罗索茨卡说。

作者、插画家贾雷特·J·克罗索茨卡(Jarrett J.Krosoczka)说,直到上周他的文学代理人与他取得联系,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许多书籍在“互联网档案馆”上是免费的。和许多作家一样,克罗索茨卡现在更依赖版税谋生,因为在疫情期间,他已经无法再从演讲活动中获得收入。

在医学巡查期间,海关关员发现中国籍旅客徐某在乘坐飞机期间服用了“速效幸福伤风感冒素”,但当事人在入境向海关申报时未如实向海关申报个人健康情况,并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入境健康申明卡》“过去14日内,是否曾服用退烧药、感冒药、止咳药”选项上勾选“否”。

据了解,当事人在英国留学期间发生感冒,在回国前一直服用感冒药,因害怕被采取隔离措施,故未向海关如实申报服用感冒药的事实。

疫情期间,图书馆作为大型室内场馆,成为最早被关闭的公共设施之一。在美国,和中国国内一样,在场馆被关闭之后,有些图书馆和线上资源库顺应形势,决定向读者免费开放线上资源。

根据条款,公共图书馆付款给出版商,从而获得借阅电子书的许可证。但“互联网档案馆”并没有从出版商那里获得借阅电子书的许可,而是更像一个线上运营的实体图书馆。“互联网档案馆”依靠捐赠、购买或通过与线下图书馆合作获得书籍,然后对这些书进行扫描,一次借阅给一个读者,为期14天。随着这一限制的取消,“互联网档案馆”现在的运作或多或少像一个免费的数字图书网站。

“互联网档案馆”的创始人布鲁斯特·卡勒(Brewster Kahle)在对此回应说,该组织是在听取了那些在学校关闭后,寻求更多远程教学资源的教师的意见后,做出开放其资源库的决定。他还表示,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免费提供的作者可以选择退出这一项目。